体育博彩合法化是一个敏感话题

来认识美国体育博彩合法化背后推手!

体育博彩合法化是一个敏感话题,敏感是因为它会带来不可估量的影响和造成无法预测的后果。即使如美国这样的国家,在5月15日之前,体育博彩也受到明令禁止。但随着5月15日美国最高法院推翻了禁令,体育博彩终于卸下了身上的镣铐,从法律层面来说将在美国全境实现合法化。

外媒称,这一裁决为从西海岸到东海岸的各州实现体育博彩合法化铺平道路,不仅打破一项长期禁令,还为各州及博彩业在资金方面创造了潜在福利。据美国博彩协会的数据,美国每年非法博彩下注额约为1500亿美元。禁令的解除,金额巨大的地下赌庄将浮出水面,美国体育博彩业将经历历史性变革。

背景

2018 年 5 月 14 日,美国最高法院宣佈《职业和业馀体育保护法案》(Professional and Amateur Sports Protection Act)违宪,为个别州制定体育博彩相关法案铺平了道路。这一结果是新泽西州(New Jersey)在 2011 年进行全民公投,尝试将体育博彩合法化的结果。

案件决定了什么?

本案的核心法律《职业和业馀体育保护法案》中规定,国家或私人企业皆不能贊助、运营、广告、推广、许可或授权体育博彩,上述行为都是非法的。只有四个州得以成为该禁令的例外,最着名的是内华达州(Nevada),也因此几乎垄断了美国境内的体育博彩市场。蒙大拿州(Montana)、特拉华州(Delaware)和俄勒冈州(Oregon)也都是被允许贩售体育彩票的。

这次,最高法院以 6 比 3 裁定 PASPA 违反了宪法第 10 条修正案中规定的「反徵用原则」(anticommandeering principle)——该修正案规定国会不得强制各州按照其规定进行立法——因此宣布法案违宪。

最高法院也不是直接让体育博彩就地合法化,而是将决定权放回各州政府及议会手中

这是什麽意思?

最高法院的判决并不是直接让体育博彩就地合法化,而是将决定权放回各州政府及议会手中,让他们得以在他们认为适当的状况下,以公权力去合法规范体育博彩。

国会仍可以选择通过修订后的法案,针对该议题立法,只是该法律不会强制各州都必须遵守,目前甚至有游说团体在与国会议员讨论直接将相关法律纳入联邦的框架中,但这件事还需要一些时间,且可能到最后根本不会发生。因此,这种各州自行合法化的过程也就变成是改革的一部分,一些州很快就开放了,另一些则是坚守立场不愿妥协,但多数更是决定继续採取观望态度。

下一步

已经有些州议会开始制定体育博彩合法化的相关法案,其中就包括新泽西州、特拉华州、西维吉尼亚州(West Virginia)和密西西比州(Mississippi)。另一些州政议会则是较晚开始,属于第二波改革浪潮,包括加州(California)、伊利诺伊州(Illinois)、密歇根州(Michigan)、罗德岛(Rhode Island)和纽约州(New York)。

由于大多数州现在休会,2019 年将是大多数州通过体育博彩立法的第一个机会,马里兰州(Maryland)、堪萨斯州(Kansas)和康涅狄格州(Connecticut)等州很可能首当其冲,康涅狄格州甚至可能召开特别会议来审议这个问题。其他像是科罗拉多州(Colorado)这种在州宪法中明确禁止体育赌博的地区,则会需要人民投票来决定。

在未来五到七年内,可能有多达 25 到 40 个州允许以某种形式进行体育博彩。

各州将会意识到合法体育博彩提供的税收有多高

哪些因素可能对各州的体育博彩立法很重要?

  • 税率——正如宾州(Pennsylvania)的例子所表明的那样,税率和许可费很可能成为考虑引入体育博彩制度的辩论中心。各州将会意识到合法体育博彩提供的税收有多高,但也意识到不要将希望设置得太高,否则运营商以及博彩公司可能会意外转为地下,甚至引起更多组织犯罪。新泽西州的法案草案包括对实体体育博彩徵收 9.25% 的税,对线上体育博彩收入徵收 17.5% 的税。
  • 媒体和数据——数据企业已经向其他司法管辖区的受监管博彩运营商出售美国官方体育数据,并且很可能有能力向新兴的美国体育博彩行业提供这些数据。博彩业还将寻求在其场所和(在允许的情况下)在其网站上展示比赛现场镜头的权利。这种不断增长的需求将为美国体育联盟带来经济利益,并与主要广播公司就其排他性的范围进行讨论。
  • 远程投注——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各州是否允许远程投注,如果允许,这是否将仅限于在赌场现场註册(内华达州目前的情况),或者包括完全远程访问和在英国和其他受监管市场註册。新泽西州现行立法草案的最终版本可能会允许国际博彩公司与该州的赌场和赛马场合作提供线上产品。密西西比州看起来可能(至少在最初阶段)将移动投注限制在娱乐场。在欧洲监管市场蓬勃发展的国际远程博彩运营商似乎不太可能在没有与当地州赌场/赛马场(或州垄断)利益进行某种安排的情况下自由进入美国州市场,至少在短期和中期是这样。
  • 诚信——诚信问题可能是联盟在寻求保护其体育免受腐败侵害的核心问题。合法化在该领域提供了机会,而不仅仅是感知到的威胁,因为合法化允许博彩运营商和联盟监控赌博模式并在违规行为发生时识别,这在当前不受监管的市场上是不可能的(或至少是极其困难的)。
  • 美洲原住民博彩——美洲原住民博彩业务维持对联邦博彩法规的豁免,部分依据 1988 年《印度博彩监管法》(Indian Gaming Regulatory Act),并且自然在这个潜在的增长领域拥有自己的利益,儘管这方面的监管环境很複杂。

最后的想法

该裁决将美国体育博彩市场的未来转交给各个州。未来五至七年的改革将形成有潜力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合法体育博彩市场的发展。

在更广泛的背景下,最高法院的决定也有助于重申反徵用原则在美国各州权利政治核心中的作用。这很可能为国会决定未来就各种问题——从大麻合法化到枪支管制——立法的方式提供更多参考资讯。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